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动力煤 预计下半年产能释放超过两亿吨

   神华集团8月3日发布公告称,受露天矿征地进度滞后影响,所属哈尔乌素露天矿和宝日希勒矿于8月起暂时停止或减少煤炭生产。4日晚间,华电能源发布《关于燃煤短缺的重大事项公告》称,对口长协煤矿减产导致长协煤合同无法履行,预计今年公司燃煤产生351.12万吨缺口。煤炭和电力企业的两则公告引发关于东北地区冬储煤紧张的讨论和上半年煤炭价格上涨原因的追溯。其实,发改委早在7月中旬就已部署多项举措,积极推进产能释放,以满足迎峰度夏和冬季取暖的煤炭需求。
  上半年煤价高位运行原因有三
  今年上半年,煤价高位运行,原因有以下三点:
  其一,从数据来看:上半年需求同比增加9000万吨;全国清理违法违规产能近5亿吨;去年下半年月均进口2700万吨,而今年6月仅2160万吨;上半年水电减发234亿千瓦时,相当于增加电煤消耗量1000万吨。
  其二,从市场主体来看:煤炭企业通过减量生产、贸易商通过囤积货源、期货市场投资者借助大秦线检修和“煤管票”等临时管理制度提升了看涨情绪,形成了期货、现货、指数价格的联动。
  其三,从其他因素来看:今年夏季天气炎热,居民用电负荷大幅增长,截至7月24日,全国用电量达到210.99亿千瓦时,较去年同期增长9.32%,京津冀局部电网出现限负荷的情况。此外,主产区“煤管票”、“限时销售”、安监环保检查等政策、环渤海港口柴油车禁运等措施不同程度地加重了供应紧张局面。
  发改委保供稳价措施频出
  今年3月,宁夏7大火电厂联名反映煤价上涨、经营困难的问题;8月4日晚间,华电能源的公告无异于呼吁国家相关管理层帮助协调其电煤供应不足问题。
  近2—3个月,在煤炭利益相关方共同推动下,价格再次上涨,煤炭企业、贸易商均有获益,火电企业的成本却在增加。对此,发改委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首先,提高煤炭供应能力。一是加快在建项目达产;二是加快先进产能煤矿办理核准用地和采矿手续,违法违规行为由国家层面直接问责;三是加快已核准煤矿建设和已建成煤矿的联合试运转;四是煤炭企业要满负荷生产,不宜用停产方式应对安全生产和环境保护检查;五是优先支持发电央企煤电一体化项目建设,加快项目核准和先进产能核增。
  其次,采取措施稳定煤炭价格。一是积极引导煤炭价格回到绿色区间,煤炭大省、重点央企应履行社会责任,主动稳定煤价;二是加大港口调运量,提高北方港口库存;三是加强港口管理,对囤货贸易商进行引导和管理。
  再次,协调煤炭企业提高长协合同占比,提高合同兑现率。
  然后,需求旺季允许外煤作为补充、缩短进口煤通关时间。二类港口对外煤的禁令已放开,通过时间由30—40天减少为7天。
  最后,科学使用“煤管票”。内蒙古70周年大庆后,“煤管票”全面放开,陕西地区也正在协调中。
  下半年供应好于去年
  7月31日,吉林省工信厅召开全省电煤保障紧急会议,通报了蒙东六大煤矿9230万吨/年的产能因手续不全,暂时不能正常供煤。在去产能背景下,吉林、辽宁的煤炭产量分别为1300万吨和5000万吨,年度耗煤量却高达7200万吨和1.6亿吨,需外运5900万吨和1.1亿吨。
  8月11日,神华集团144亿吨资源总量的新街台格庙项目获发改委批准,产能总规模6200万吨/年。8月25日下午笔者从行业人士处获悉,发改委日前已经正式通知蒙东地区六大煤矿的9230万吨/年的产能全部复产,包括神华集团所属宝日希勒矿3500万吨/年、国电集团所属锡林河乌拉盖矿1500万吨/年、胜利西一矿2000万吨/年、胜利西二矿1000万吨/年、胜利西三矿630万吨/年、扎尼河矿600万吨/吨的产能。
  目前,已经有联合试运转煤矿获批并正式运行。按照发改委的计划部署,下半年产能释放超过两亿吨基本无悬念,动力煤供应好于去年同期。

(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