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动力煤思考之季节性讨论

动力煤是一个季节性相对强的品种,本文以历史数据为基础,以价格季节性为主线,从供应、中转、需求等环节,对动力煤季节性进行阐述。

一、价格的季节性变化

选取秦皇岛港山西优混(Q5500)平仓价,2004年-2016年周度数据,对周度数据进行月度平均后再选择的数据周期内做对应的月度增速。


图1


图1

上表中价格在08年当年内价格均值涨跌幅度均较大,当年内涨跌幅极大值25.64%、极小值-22.52%。对整体季节性涨跌幅度波动影响较大,使得最终结果产生偏移较高,考虑将该年数据剔除。


图2


图2

对比04-16年全部样本与剔除08年数据后样本,整体涨跌趋势一致,仅在6月份出现上涨与下跌的差异,在未剔除之前,统计13年中,上涨7年下跌6年。剔除后,上涨下跌均为6年。回顾历史数据看,因08年6月份上涨25.64%,拉高了整体均值。剔除掉极端值后,6月份处于相对较弱月份。

年度周期内:2-3月份价格下跌概率较大、4-5月价格开始走强、6-8月价格相对较弱,9-1月价格走强。价格走强对应的两段,9月到次年1月的价格走强力度相对4月-5月更强。2-3月价格走弱幅度较6-8月更弱。

 

二、 供应、发运、中转库存及进出口季节性

2.1产量、发运量及库存季节性

从历史数据看(2004-2016),原煤月度间产量在1-2月之间出现较大幅度下滑,主要受春节假期影响。3月份煤矿开工恢复正常,产量回升明显,主要受低基数及实际开工回升。7月份产量略微滑落之后产量继续回升。年内产量高点一般出现在11月份。

大秦铁路(2009-2016)年内有两次较为明显的发运量下滑,主要为2月份与4月份,其中:2月份受春节影响、4月份主要受大秦铁路检修影响。


图3


图3

重点港口煤炭发运量季节性数据周期(2008-2016),在2月份出现较大下滑,3月份大幅度回升,之后月份相对平稳,增速波动幅度相对较小。2月份主要受春节影响,3月份春节后终端补货开始启动,发运增长明显。

库存选择秦皇岛煤炭库存为研究样本,数据周期2002年至2016年。年内经历3次库存累积:1月-3月,5月-6月,10月-11月;3次库存去化:4月份,7月至9月,12月。


图4


图4

从价格环比增速看,库存累计阶段:1月-3月,价格下行,港口处于被动补库中,库存在2月达峰值。5月-6月,库存增长,价格上行,主动补库中,价格增速领先库存增速1个月见底。10月-11月,库存增长,价格上行,主动补库,价格增速均值领先库存增速均值1个月见底。

2.2进出口季节性

进口数据选取1995-2016年煤及褐煤进口数据,统计期内年内进口增速在3月份和10月份回升明显,3月份有基数低的因素,进口量峰值出现在11月份。

出口数据选取1995-2016年煤及褐煤出口数据,统计期内年内出口增速在3月份、6月份、12月份增长明显,3月份存在低基数原因,出口绝对值峰值出现在12月份。


图5


图5

三、终端需求季节性

动力煤终端需求以火电为主,占比约70%。建材耗煤占比约17%,化工耗煤占比约4%,钢铁行业耗煤占比约2%(非冶金煤),其他行业煤耗占比约8%,本文主要对火电季节性进行讨论。

依据09年-16年的数据,全社会用电量年内增速在1月、2月、4月、9月、10月处于负增长。1月、2月受春节因素影响,增速负增长。节后3月份在需求恢复及低基数效应下增速回升明显,4月份受基数影响滑落,5-7月份增速继续回升,8月份增速下滑,9月、10月负增长,11-12月回升。

火电发电季节性与全社会用电量趋同,受春节影响,火电发电量在1-2月份回落。实际需求回升及低基数效应,3月份回升明显。后期两个需求旺季分别对应夏季和冬季,增速回升。对应的电煤消耗旺季相应的出现在3个阶段,春节后、夏季、冬季。


图6


图6

电厂煤耗状况也可反应火力发电的淡旺季,选用六大发电集团的日均煤耗数据,在季节性节奏上基本与火力发电增幅一致。对火电增幅带来影响的一方面受用电需求的影响,另一方面受水电替代的影响。使用环比增长的角度,因为部分月份基数太小,并不能反应实际的季节性规律,水电的季节性我们选用实际水电发电量均值进行讨论。水利发电在年内7、8月份到达峰值,前面属于爬升阶段,后面处于下滑中。水电在7、8月份的峰值分担了部分夏季用电高峰火电的压力。


图7


图7

电厂库存的季节性,选用六大发电集团电厂库存数据(2009-2016)。六大发电集团库存环比增速在年内出现5次负增长,分别为:1月、4月、8月、11月、12月,其余时间为正增长。从实际情况来看,六大发电集团在冬季11月至1月库存采购节奏趋缓;8月份增速下滑明显,对应水电旺季,迎风度夏接近尾声,火电下滑;4月份首先存在高基数因素,价格高位电厂采购意愿相对弱。

可用天数的季节性,选用六大发电集团直供可同天数(2009-2016)。可用天数反应消耗与库存的比值,2月份可用天数高位,需求走弱为主因。第二个高点出现在6月,此时生产恢复,为迎峰度夏备货,库存增加。第三个高点出现在10月,为冬季过冬做准备。从库存季节性可以看出,在迎风度夏及冬季来临前,电厂提前储备。从增速来看,迎峰度夏储备约在5月份开始,冬储在9月份开始。


图8


图8

对比动煤价格季节性与六大点库存季节性看,动煤价格领先六大发电集团库存见底,年内3-4月份、7-8月份较为明显,均值看领先1个月。

 

三、结论

1.动力煤价格在2月-3月相对较弱,4月-5月走强,6月-8月走弱,9月-次年1月走强。年内高点约出现在11月份。

2.原煤产量在1-2月下滑幅度较大,其他月份产量增速上行为主,产量高点约出现在11月份。大秦铁路发运量增速下滑主要为2月及4月,受春节及大秦线检修影响。进出口数据增幅较明显同时出现在3月份,低基数原因。进口增速及峰值出现在11月,出口增速峰值出现在12月。

秦皇岛煤炭库存增速年内有3次增速明显回升,分别为2月附近、6月附近、11月附近,涵盖春节(被动累库)、夏季及冬季两个旺季(主动累库)。增速下滑幅度较大为4月及8月,处于被动库存去化阶段。价格增速均值领先库存增速均值1个月见底,6月份价格增速领先库存1个月见顶,11月价格增速之后库存增速见顶。

3. 全社会用电量及火力发电、六大发电集团日均煤耗季节性趋势基本一致,增速高点出现在3月份,低基数作用明显。其余两个高点出现在7月及12月附近,对应夏季及冬季的需求旺季。2月份、4月份、9月份均为年内增速低点,需求在这连个月份附近相对走弱。水力发电峰值出现在7、8月份,对火电替代性走强。

六大发电集团煤炭库存及直供可用天数季节性趋势一致,受春节影响,高点出现在年内2月份。低点出现在4月及8月,后期将出现电厂补库。年内其他高点出现在6月及9月10月附近,对应两个旺季的备货。动煤价格领先六大发电集团库存见底,年内3-4月份、7-8月份较为明显,均值看领先1个月。价格在夏季前领先六大发电集团库存1个月见顶,在冬季之后六大电库存见顶。

(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