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国内外棉花价差大幅缩小

江西上饶市信州区沙溪镇沙溪村,当地民营企业女工利用现代化设备纺织夏布。近年来,在当地政府部门的扶持下,采取“公司+农户”的经营模式推进夏布产业发展,产品远销韩国和日本等东南亚及欧美国家,夏布出口量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卓忠伟摄

如今,纯棉生活日渐成为消费潮流,棉花的产量和质量如何直接影响棉纺企业发展和消费者的体验。自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政策实施以来,我国棉花价格回归市场,棉农收益得到保障,市场需求趋于改善,棉纺企业国际竞争力明显增强。但与此同时,高质棉供给缺乏,植棉成本居高不下及棉纺加工企业动能不足等问题依然亟待解决

近日,由中国棉花协会和全国棉花交易市场主办的2017中国国际棉花会议在重庆召开,棉纺织业众多代表参会。国内棉产业几经市场波动后,正在寻求重塑棉业未来的新途径。

目标价格改革成效初显

今年初,国家发展改革委和财政部发布《关于深化棉花目标价格改革的通知》,继续推行实施了3年的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政策,从2014年到2017年,每年确定的棉花目标价格分别为每吨19800元、19200元、18600元、18600元,整体呈下降态势,国内外棉花价差大幅缩小。“与国际棉市联动性增强,2016年价差缩小至1260元/吨,今年价差会更小。”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说,价补分离机制的逐步形成为下游纺织企业减轻了不少成本负担。

“棉花的播种面积达到改革开放以来的最低点。”柯炳生说。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棉花播种面积5064.2万亩,比2015年下降11.1%,全国棉花总产量534.3万吨,比2015年下降4.6%。棉花种植面积成功调减,产量下降,连续抛储使高库存达至合理水平,棉花供需关系趋于平衡。

与此同时,国产棉质量在明显提升。河南朝歌纺织集团副总裁张志杨说,市场引导正在发挥作用,棉花生产者更加注重提高棉花的品质,主产区新疆等地从种子挑选、栽培模式、棉花加工和运输等方面得到改进,生产的优质棉也成为一些中高端棉纺企业的首选。

产业上下游市场意识增强,农民选择棉种更注重适销对路,轧花厂更注重细分等级,历经“寒冬”的棉花产业开始回暖。柯炳生给出了一组数据,去年我国棉纤维加工量增至715万吨,同比增长6%,国外棉进口量下降至96万吨,同比减少42.5%,棉纱进口量下降至197万吨,同比下降16.1%。

“政策变化带来生产、加工布局的调整,市场几度波动,行业优胜劣汰。”中国棉花协会会长戴公兴说,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期间,棉花行业总体运行平稳,棉农收益得到了保障。未来5年到10年,中国棉花产量预计不低于500万吨,能满足纺织市场三分之二的需求。

高品质棉仍是短板

“今年国产棉花质量普遍较好,但高品质棉花还是欠缺。”张志杨说,随着国内纺织企业转型,棉花产业链下游对优质棉花的需求量不断加大,但国内高品质棉花的产量难以满足日益升级的纺织消费需求。

同时,储备棉中的优质棉不断减少,纺织企业要求增加进口棉的呼声强劲。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会长朱北娜说,中国棉花看新疆,但新疆棉质量好,只是相对于内地,与国外相比还有不小差距。下游企业需要的优质棉不能得到满足,这成为棉纺企业的一块“心病”。

“机械化程度不高是影响国产棉花质量的主因之一。”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常务理事高芳说,由于生产规模小、土地集约程度低等原因,先进的植棉技术在国内应用受到制约。就机械化水平来说,新疆机采率仅为31%,其中生产建设兵团70%,内地则以人工采摘为主,由此带来的化纤丝、头发等异性纤维问题备受诟病。同时,人工采摘拉高了生产成本。目前,新疆地方手摘棉种植总成本每亩达2000元左右,人工采摘的劳动力成本已占到总成本的50%以上,“高成本低收益,若无补贴,新疆棉花生产利润为负”。

上游种植成本不减,受市场需求疲软等影响,下游加工市场动能依然不够强劲,许多棉花加工企业产能过剩,全国400型加工企业开工率仅为31%,其中新疆开工率为80%。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成员骆琳表示,行业创新动力不足,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还有很长一段距离,面对庞大且有消费能力的市场群体,很多企业难以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高水准的服务。

转型创新至为关键

“未来国内棉花供需缺口仍存在,尤其是高品质棉花的欠缺已经严重影响行业竞争力,因此首先要不遗余力提高棉花质量,扩大适应市场需求的有效和中高端供给。”高芳说,棉花内在品质的提升有一个过程,这需要政策和市场的有序引导和管理。

抓棉花质量要从种植端抓起,从源头抓起。新疆小棉袄棉花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曹会庆建议:“成立多种行业联合体,让消费倒逼生产,纺织厂需要什么样的棉花,生产者就生产什么样的棉花。棉农通过订单生产,形成一区一品、一县一品的种植模式,解决棉花品种多、杂,棉农散、小的问题,实现规模化生产。”

朱北娜也认为,中国棉花生产需走集约化和规模化生产的道路,要鼓励最先进的生产方式和技术,有效降低成本。“目前,一些棉纺企业已经快速实现转型,数字化生产正在大踏步前进,化学纤维生产技术走在了棉纺的前头,其发展必将推动棉纺企业的技术进步。”

强调质量也就是强调品牌建设。中国棉花协会棉花消费分会会长孙小挺说,市场在低迷中孕育着转机,棉花生产质量和效率的提升,不仅可以促进棉花产业转型升级,对纺织企业的发展也会起到推动作用,纺织产品的附加值将得到提高,有利于淘汰落后产能,发力中高端棉品,打造知名品牌。

除了要处理好供给和需求的关系,做好产销对接,要“重塑棉花未来”,骆琳建议,需协同发挥政府和市场“两只手”的作用,进一步深化棉花目标价格改革。此外,还需在创新中寻找出路。“‘互联网+农业’也好,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也好,通过各个层面的创新为棉花这个传统产业注入新的活力,激发全行业创新活力和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