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镍价 筑底之路漫漫

多重因素制约

   在需求没有明显支撑的情况下,不锈钢价格难言好转,进而压缩不锈钢厂利润,传导至原料端,镍价筑底之路仍漫长。
  国内镍金属供应短期无虞
  自4月开始,菲律宾出矿恢复正常,每周出货量维持在25船以上。5月初,洛佩兹被拒绝任命,前期严苛的矿业政策能否执行下去充满不确定性,但从当前的出矿数据可以发现,菲律宾红土镍矿供应缩减被证伪。4月,我国从菲律宾进口红土镍矿169万湿吨,同比增加31%,累计减少4.6%,远小于年初预期的15%—20%。
  印尼方面,出矿审批加快,3月时,市场预期印尼出矿最早在6月,最晚要到2018年。而实际上,4月底东方振石第一船镍矿就已经抵达连云港,而antam第一船于5月18日抵达我国。充裕的印菲红土镍矿供应,矿价自4月中旬至今下滑了25%,国内沿海一些具有成本优势的镍生铁冶炼企业利润好转,选择扩产,国内镍生铁产出增加。
  除国内镍生铁企业扩产产出有望增加外,我国在印尼的项目逐步达产,形成青山、德龙、新兴铸管三足鼎立局面,4月我国从印尼进口镍铁6万实物吨,同比下滑26.37%,但今年以来累计增长49.42%,预计今年印尼中国项目将贡献20万金属吨,较去年的9.7万吨增加10万个金属吨。除印尼外,缅甸中色达贡山项目恢复供应等,我国今年镍金属供应恢复,短期无虞。
  不锈钢需求增长乏力,钢厂利润收窄
  一季度,受去年房地产以及汽车高增速带动,不锈钢消费表现良好,但随着我国房地产调控逐步趋严,不锈钢消费逐渐走软,不锈钢价格跌跌不休,304不锈钢自3月初的16000元/吨,跌至5月底的近13000元/吨,每吨下滑近2000元,各种原料配比下的不锈钢生产利润收窄至100—200元/吨,远不及普碳钢的生产利润。市场听闻有部分不锈钢厂转产普碳钢,意味着减少了镍金属的需求量。另外雪上加霜的是,本计划5月复产的江苏德龙,由于各种原因延后复产时间,最快复产时间已经延后至6月底。
  不锈钢需求乏力,价格下跌,除压缩不锈钢厂利润外,作为蓄水池的贸易商主动选择去库存,我们发现,无锡佛山两地的社会库存自3月底以来下降了近16%。随着贸易商主动去库存,库存压力逐步转移至不锈钢厂。据了解,部分在产不锈钢企业成品库存堆积至1—2个月左右的产量,为缓解成品库存,不锈钢厂要么减产,要么降价销售,这都将对镍金属消费产生不利影响。
  逢反弹抛空
  在镍金属供应恢复的背景下,镍价转强需要消费的支持,但从不锈钢价格、库存、生产利润等几个方面,暂时难以看到好转的迹象,不锈钢价格还将继续走弱。总体来看,在不锈钢需求增长乏力的情况下,镍价筑底之路漫长,建议逢反弹抛空。

(转自: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