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阴霾笼罩下的菜粕市场何去何从?

一夜之间,美洲南北两端经济最强两个国家的总统被弹劾的传闻四起、风险陡增,投资者恐慌情绪短期爆表,引发道琼斯工业指数为首的全球金融市场发生巨大喘振,而同时上述两国又分别是全球大豆的第一和第二生产国,丰产格局之下的美豆市场由此雪上加霜,CBOT大豆期价上周四应声大跌3%,同时创下自去年8月1日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其中7月期约收低31美分,报收944.75美分/蒲式耳,11月期约收低23美分,报收944.75美分/蒲式耳。本就弱势运行的我国菜粕行情也受累于外围市场而难改向下波动态势,而一旦美洲两国总统被弹劾的概率进一步加大,以大豆领衔的全球油脂油料市场价格或因多重压力而面临无力抵抗的颓势。

美国媒体于15日报道称,特朗普上周在白宫与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会面时,向俄方透露了涉及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高度机密”情报,不过白宫当天晚些时候出面否认了相关报道,但即便如此,美国总统特朗普“通俄”风波仍在持续发酵。当地时间17日上午,美国得克萨斯州众议员阿尔格林(Al Green)在众议院演讲时表示,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必须被弹劾”,与此同时,民调显示美国民众支持特朗普被弹劾的风险增至48%,受此影响,近两个交易日里处于历史高位的美股市场岛形下挫,并因此拖累全球整个金融市场。岛形下跌在技术上属于强空头技术形态,出现后价格跌势短期内很难挽救,而中长期看,鉴于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霸主地位,大豆丰产、政局多变等风险因子一旦“发酵”,全球金融市场整体将会受到更大强度的震动。

就在此时,在美洲大陆的对面,南美洲最大国家巴西总统同样身处遭弹劾风险剧增的困境,5月17日巴西议员亚历山德罗莫隆向议长提交开始弹劾巴西总统米歇尔特梅尔的正式请求,政局的动荡势必会对巴西的经济前景蒙上阴影,继而影响巴西雷亚尔对美元的汇率走势,之前一直保持观望的巴西豆农因此被迫无奈地出售手中的库存大豆,而高出历史均值1500-2000万吨的南美陈豆库存一旦集中涌向国际出口市场,对价格或许将是灾难性的。北京时间上周四晚间,巴西股指跌10%触发熔断,雷亚尔汇率则暴跌超过7%,其对整个金融市场的破坏力已经显现。

据了解, Informa将美国2017年大豆播种面积预估上调至8966.2万英亩,高于美国农业部3月估计的8950万英亩,若没有极大不利天气出现,美豆产量肯定会高于美农预期。根据气象服务机构Meteorlogix预报,美国主要种植区中西部地区天气利于作物播种,大豆种植进度快于正常水平,并且阿根廷中部地区也是天气干燥,有利于大豆成熟及收割。至于巴西,截至上周四个州的大豆收获工作已经结束,其中包括马托格罗索以及南马托格罗索,预计今年巴西大豆丰收,产量预计超过1亿吨。在当前需求低迷的情况下,因大豆压榨利润在每年传统消费旺季的时候都十分可观,因此国内豆油厂保持高开机率,似乎在为消费旺季备足货,截至上周,各地区油厂开机率均在60%以上,华东及华南地区开机率高达75%,加之当前国内到港大豆量及进口量高位并且不断增加,后期豆粕现货不断增加是必然的,在需求未出现好转之前,现货供应大于需求的矛盾势必不断尖锐,而豆粕价格“负重弯腰”就是很自然的现象了。

对于我国菜粕市场自身而言,当前菜粕与豆粕在比价中呈不利之势,当前我国豆粕与菜粕价差处于历史较小水平,以同为产地的两广地区为例,目前豆粕现货价格集中在2800—2900元/吨,菜粕现货价格则处于2370—2500元/吨之间,两者价差略高于400元/吨,远低于正常的600-1000元/吨的价差水平,菜粕的比价

劣势也因此显而易见。正是比价方面的颓势,使得虽然我国菜粕已经步入需求旺季,但市场消费却总体表现一般,对其价格走势难以起到根本性的提振或逆转作用,截止上周五,沿海进口菜籽压榨的菜粕价格至2370-2500元/吨,较前一周跌40-80元/吨。

综上所述,全球大豆市场本就受到供应严重宽松带来的利空影响,而如今当美洲两个大国总总统均遭受巨大弹劾威胁的政治变量影响之下,CBOT大豆市场可谓雪上加霜,后期大盘技术面900美分/蒲的关键支撑恐难托底,而以目前的情况看,无论是短期技术面或是长期基本面,美、巴总统的遭弹劾对全球油籽蛋白类市场构成的负面威胁或只是开始,后期事件一旦发酵,这种影响甚至可能是致命的,因此当前我国菜粕市场本身就受到比价劣势的不利打压,加上全球金融市场、国际大豆市场叠加的利空因素,未来国内菜粕市场行情可谓是阴霾笼罩。

(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