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美国PK南美 出口市场“豆争”进行时

作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国,中国应把握机会,变“中国需求”为“中国力量”

  中美元首会谈结束后,市场普遍认为两国贸易摩擦的概率大大降低。作为大豆主要出口国,美国改善对华关系有利于美豆继续占有中国的市场份额。而与此同时,南美大豆丰产预期正不断增强,巴西和阿根廷政府也在采取积极措施全力确保大豆生产和出口。集中上市的南美大豆将与美豆形成激烈竞争。在此过程中,中国应在总体战略的高度谋篇布局,变“中国需求”为“中国力量”。


近期中美贸易战的风险降低
  “百日计划”有望改善中美贸易关系
  特朗普就任以来强力推行“美国优先”政策,此前一再声称要重新评估中国在WTO框架下的市场经济地位,被广泛解读为对中国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做准备。不过,中国作为发展较快的经济体,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40%,加上近期朝核问题濒临失控,迫使美国急需寻求与中国的多方面合作,中美两国领导人在首次会晤中达成共识,同意制定“减少中美贸易逆差”为主要内容的“百日计划”。
  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声称,中国为了增加对美国的出口额,故意压低人民币币值,还明确提出包括“让财政部长标定中国为汇率操作国”等内容的“百日新政”。以至于特朗普当选后,市场一直对中美贸易争端忧心忡忡。然而,近日特朗普悄然改口,称不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且此言论得到了美国财政部发言人的证实。种种迹象显示,中美双方正在逐渐缓和潜在的贸易摩擦。
  “百日计划”旨在缓解美国对华贸易3470亿美元逆差所造成的紧张。虽然百日内实现中美贸易逆转的可能性并不大,但其实质性内容将涉及扩大农产品进口及降低贸易壁垒等方面。此外,中方表示愿意结束自2003年起实施的对美国牛肉的禁令,并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这一表态降低了短期内爆发中美贸易战的可能性。
  国际大豆市场“得中国者得天下”
  大豆是美国和南美对华出口的最主要农产品,“得中国者得天下”。美豆进入中国已经有35年历史。随着中国人口的增加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居民对蛋白和油脂的需求也日益增长。作为全球重量级的大豆买家,中国大豆进口量连续多年刷新历史纪录。美国农业部在其4月的供需报告中预测,2016/2017年度中国进口8800万吨大豆,较2015/2016年度的8323万吨进一步提高。
  虽然2013年以来,由于巴西货币不断贬值,中国进口巴西大豆的数量超过美豆,但美豆仍占据着中国大豆进口市场的“半壁江山”。去年,约62%的美豆出口到中国。
  作为最大的出口市场,中国对于美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此前美国农民普遍心存恐惧,生怕特朗普上台后的对华强硬贸易政策令美豆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被南美进一步吞噬。但从近期事态发展来看,这一担忧短期内不会成为事实。相反,有可能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美国豆农渴望实现利润“突围”
  特朗普政策可能导致美国农产品丧失墨西哥市场
  除了在中国市场的激烈竞争,美国农民出口到墨西哥的农产品的份额也面临巴西和阿根廷的强势挑战。特朗普签署总统令正式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之后,对和自己南北邻国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也扬言要退出或重新谈判,这一谈判可能从今年年底开始。
  特朗普认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存在不仅对美国制造业发展没有益处,而且会导致美国制造业岗位流失。去年,美国对墨西哥产生了632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这一逆差额次于对中国、日本和德国,排第四位。特朗普政府此前威胁要对墨西哥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作为反击,墨西哥表示将更多考虑从巴西和阿根廷进口农产品。目前,墨西哥正在加快寻找合作贸易伙伴的进程。
  农产品是美国和墨西哥贸易的重要纽带。去年,墨西哥从美国进口了179亿美元的农产品,其中有26亿美元的玉米以及15亿美元的大豆。随着现代农业以及基础设施的发展,包括巴西和阿根廷在内的国家已经开始逐步蚕食美国的农产品出口贸易份额,美国在全球的出口量处于持续下降状态。
  美国中西部农业产区的广大农民,曾经在特朗普竞选时以压倒性的票数大力支持其当选。现如今,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导向却极有可能使他们损失墨西哥这一主要的农产品出口对象,令其经济利益惨遭损失。
  美国农民押注大豆种植
  除此以外,美国农民对于新季大豆能否获得预期的种植利润也心存担忧。美豆价格自2013年见顶回落,目前跌幅超过30%;玉米价格跌幅更是超过50%,甚至低于农民的种植成本。美国明尼苏达州相关机构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州30%的农民及现货贸易商去年都出现了亏损。今年,对于不少美国农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许多农民种植玉米已连续亏损三年,如果再亏损下去,那么他们就会面临包括破产在内的严重经济问题。与玉米相比,大豆因种植利润更高而受到美国农民青睐。
  3月31日公布的USDA种植意向报告基本确立了新季美豆播种面积再创历史纪录。美国农民今年将播种8950万英亩大豆,较去年增加7%。随着报告的公布,美豆价格在触底后反弹,进一步提振美国农民的大豆种植积极性。其中,美国中西部大豆产区爱荷华州预计种植1010万英亩大豆,较去年的950万英亩进一步提升;南达科他州预计减少4%的玉米播种面积,这些土地将转种大豆。虽然作物轮种令部分农民不得不从大豆转而播种别的农作物,但是在经济利益的考量下,相当一部分农民依然表示倾向于播种大豆。
  当前,播种已经开始,美豆播种面积进一步增加的预期对市场价格造成的利空效应较之以前相对有限,市场关注焦点更多集中在播种期天气是否正常、大豆种植和生长进度是否正常、大豆单产是否符合趋势、美豆播种面积实际数值等,而这些因素只能在美国农业部6月的种植面积报告公布之后才能得到确认。按照以往的经验,在报告之前发生任何有关天气、单产、库存、物流等的不利变数,都可能引发美豆天气市的相关炒作。
  在种植意向报告公布后,美豆价格下跌的风险基本得到释放。近期,美豆价格有所反弹,相当一部分原因出于对美国中西部天气状况的担忧。农业气象学家表示,美国中西部产区的大规模降雨将导致已经播种的大豆、玉米重新播种。虽然当前美豆播种进度仅为10%,但由于基本面平淡,新的炒作题材一出现,就会对市场价格产生不容忽视的影响。
  除了供应端的因素,美豆需求端也存在强有力的支撑。最新的周度美豆出口检验量为521218吨,而去年同期为194102吨。考虑到当前的时间节点,这一出口数据依然显得相当强势。因此,美国农民寄希望于大豆,希望借此实现种植利润的“突围”。
 
  南美大豆“天时、地利、人和”兼具
  3月开始,南美大豆步入出口高峰。由于巴西和阿根廷产区天气良好,两国的大豆产量预期也在不断刷新。巴西国家商品供应公司在其4月公布的报告中再度调高该国2016/2017年度大豆产量预期,至创纪录的1.101亿吨,较上月预测增加250万吨,较去年同期提高15.4%。
  阿根廷降低贷款利率和关税
  自马克里总统上台以来,有利的政府政策、良好的作物收成以及较低的农业贷款利率让农民获益匪浅。受持续多年高通胀率和此前几次债务违约的影响,大部分阿根廷人都不愿意向银行贷款,而阿根廷农民大相径庭。
  阿根廷国民银行近期公布了一项专门面向农民、年贷款利率为10.5%-11.5%的贷款措施,这与对其他产业部门中小型企业动辄17%的贷款利率相比,可以说相当实惠,阿根廷农民的种植积极性因此得到提振。此类贷款为农民购买农业设备提供了便利,有利于提高农民种植农作物的效率,为作物丰产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阿根廷大豆收割以来,虽然部分产区出现较大降雨,令市场担忧再度遭遇去年那样的减产局面,但随着收割进度的推进以及早期大豆收割结果的公布,丰产已成定局。阿根廷罗萨里奥谷物交易所对2016/2017年度阿根廷大豆的产量预期达到5600万吨;此前预测为5480万吨的布宜诺斯艾利斯谷物交易所,也将大豆产量预期调高至5650万吨。
  此外,阿根廷总统马克里2015年12月上任时,曾经强调削减谷物出口关税,并且允许阿根廷比索进一步贬值。目前,阿根廷大豆出口关税已从35%下调至30%。2018年1月开始的两年内,阿根廷大豆的出口关税将以0.5%的比例逐月下调。两年后,阿根廷大豆出口关税会从目前的30%下降至18%。这一措施将推动一向惜售的阿根廷豆农的出货进度,阿根廷与巴西和美国大豆的争夺也将更加激烈。
  巴西运输措施务实到位
  每年巴西大豆出口期必提的港口工人罢工和卡车运输问题在今年创纪录的产量面前基本丧失了炒作空间。BR-163高速公路的路况一直是巴西大豆运输的重要隐患,但今年由于国家派军队介入,道路在短期内即恢复畅通,有关运输问题并未吸引太多市场的注意力,反而是巴西农民的惜售颇值得研究。
  巴西大豆产区马托格罗索州的收割基本结束,但由于当地大豆价格连续4个月下跌,现阶段农民的预售进度仅为65%。据统计,3月,马托格罗索州的预售数量低于5年平均水平,预售价格为7.89美元/蒲式耳,是2016/2017年度开始以来的最低价格。
  巴西豆农待价而沽,加之美豆种植期天气的不确定性,大豆价格大概率反弹。即便在作物供应量较大的年份,4—7月大豆价格也经常大幅攀升,以提供农民出货的机会。越有经济实力的农民,越有实力等到价格反弹至高点再销售。由于前几年巴西农民种植大豆获得了不错的利润,手头资金比较宽裕,他们更有可能在美国天气市炒作开始之后再加速出售大豆。
  
  全球竞争格局为中国带来机会
  据美国农业部4月发布的全球油籽市场贸易报告,2015/2016年度中国共进口大豆8323万吨,进口依存度高达87.6%,占全球贸易量的比重为62.9%。
  3月28日,在国际大豆种植者联盟发起、阿根廷驻华大使馆主办、美国大豆出口协会协办、占全球大豆出口绝对比重的阿根廷、巴西、美国、加拿大、巴拉圭、乌拉圭联袂出席的“南北美大豆可持续生产和消费重要性暨与华贸易论坛”上,面对记者“美洲六国是否会联合抵制大豆出口中国”的提问,美国大豆出口协会主席吉姆·米勒回应称:“我们来北京开会绝不是为了控制对华出口,任何人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我们的存货太多了”。他还强调,中国是代表团各国的大豆第一大进口国,也是第一大客户,如果没有中国的进口,各国都会损失掉大豆的价值,就会变得没有意义。
  美国农业部驻北京机构的官员今年首次发表对2017/2018年度中国大豆进口量预测,称中国大豆进口量为8900万吨,同比增加300万吨。这意味着中国大豆进口量将出现连续14个种植季的增长。该机构表示,增加的部分主要来自南美,美豆进口量维持在3000万吨,美豆面临南美大豆的激烈竞争。该机构做出上述判断的主要依据是巴西货币走弱以及阿根廷出口关税下调。
  尽管中国已经出台政策削减玉米种植面积,大豆预计扩产,但由于产量不佳,国产大豆难以满足国内日益增长的蛋白和植物油需求,进口大豆规模依然呈上升趋势。抢占中国市场份额成为美国和南美在全球大豆贸易中竞争的关键。公开资料显示,四大跨国粮商ADM、邦吉、嘉吉和路易达孚已经控制了中国大豆市场85%的实际加工能力。随着南美大豆在中国市场份额的增加,南美和中国都希望打破四大粮商在国际市场的垄断,提高对大豆市场的定价影响力。
  在美国农业部和多个咨询机构相继调高新年度美豆种植面积以及南美大豆产量之后,相关的利空因素基本被市场消化。随着新年度美豆的开播,美豆价格陷入播种前景不确定与市场货源充足的多空博弈之中。由于今年巴西出货缓慢,往后美豆天气市中任何价格反弹都会促使巴西农民大量抛售,进而与美国豆农展开竞争。后期即便有天气因素的加持,大豆价格仍然面临不小的压力。不过,在美豆新作前景未定的情况下,短期内价格具有较强支撑。

  全球大豆市场的竞争格局为中国带来了从被动接受到主动利用、从提高话语权到增强定价权、从趋利避害到运筹帷幄的历史性机会。在此过程中,境外采购基差点价和国内国际市场衍生品交易可以更加有效地协调配合,大豆进口与双边和多边进出口贸易、经贸交流与汇率政策、一带一路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应当更加有效地协调配合,力争在总体战略的高度谋篇布局,变“中国需求”为“中国力量”。

(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