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利用美元兑人民币(香港)期货对冲汇率风险敞口

  人民币汇率改革历史贯穿我国改革开发30年历程,从双重汇率制度到单一汇率制度,再到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截至目前人民币已基本形成了透明的、公式化的价格形成机制,即弱化兑美元单一汇率、强调参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根据“参考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中间价定价原则,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的升跌主要取决于美元指数的浮动,如果美元指数走强,央行会让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选择盯住一篮子货币;当美元指数出现下跌时,央行则会选择让一篮子货币汇率指数贬值,选择盯住美元指数。同时,“过滤机制”能有效减少汇价出现过大波幅。
  2016年人民币汇率保持“有序贬值”,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幅接近7%,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贬值了6%,人民币汇率波动基本符合市场预期,中间价定价机制愈发被市场所理解。
  人民币汇率波动对于进出口企业来讲,最直接的风险是汇兑损失。对于出口企业,出口订单多以美元计价,人民币升值侵蚀企业利润;对于进口企业,人民币贬值则增加进口成本,人民币贬值还对出海投资的中国企业直接造成汇兑损失。因此,在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剧的情况下,利用金融衍生品工具规避汇率波动的风险尤为必要。



  传统的方式是选择银行远期结售汇交易来锁定汇率,但是银行远期结售汇市场主体是机构投资者,没有从银行取得信用额度的个人投资者和中小企业极难有机会参与远期外汇交易,保证金大小视银行对客户的授信额度而定,一般有10%—20%,越是长期合约保证金越高,并且远期结售汇交易是场外交易,必须到交割日交割,如果提前选择违约还需要交纳一笔不菲的违约金,交易非常不灵活。相比之下,人民币期货交易逐渐活跃,优势明显。
  我们以香港交易所的人民币期货为例,香港交易所于2012年推出的美元兑人民币(香港)期货(交易代码:CUS),为全球首只人民币可交割货币期货合约,其报价、按金计算以及结算交割均以人民币为单位。由于离岸人民币的用途并没有任何限制,市场能真正反映离岸人民币的供求,香港交易所的衍生产品市场电子交易平台提供一个极具规范及价格透明度高的交易市场,因此外汇期货合约的价格更公正、更透明。利用美元兑人民币(香港)期货进行套期保值,可以利用期货上的损益来抵消现货市场上的盈亏。
  例如,2016年8月15日,江苏XX公司与美国客商签订了一笔进口业务,根据合同约定公司将于3个月后收到货物并支付余款1000万美元,美元兑人民币(在岸)即期牌价为6.6725。为规避人民币贬值的风险,公司当日采用外汇期货进行套期保值,买入100手CUSF12(香港交易所)的美元兑人民币(香港)期货合约,建仓平均价格约为6.6840。11月15日,公司卖出该合约,平均价格约6.8600,当日美元兑人民币(在岸)即期牌价为6.8554。公司在现货市场损失182.9万元,在期货市场盈利176万元,有效降低了汇兑损失。
  从长期来看,未来人民币币值保持基本稳定是有支撑的,中国经济宏观政策稳健,供给侧改革措施正在逐步实施,经济转型升级正稳步进行,这些都使得人民币不会具备大幅贬值基础。
  影响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的主要有三个因素:一是国际市场美元指数走势,二是国内的结售汇格局,三是监管当局对于人民币走势的态度。就短期而言,决定美元指数的是特朗普团队而非美联储,市场仍旧将焦点放在特朗普的新政上,美元的调整短期内不会结束。但2014年以来银行结售汇持续逆差,结售汇逆差压力短期内仍无法消除。2017年,“保持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稳定地位”首度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政府工作报告表述的转变,意味着加强对人民币汇率市场预期管理的重要性急剧提升。
  鉴于此,我们认为美元兑人民币将呈现双向波动趋势,总体振荡交投于6.8—7.2区间,这符合央行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方向,有利于破解汇率单边贬值预期。因此,利用美元兑人民币(香港)期货对冲人民币汇率风险敞口、规避企业经营风险是非常必要的。

(转自: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