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经济周期之“惑”

一季度,金融市场资产表现呈现股市>商品>债市的状态,其中,股指低波动缓慢回升,文华商品指数二次冲高后回落,国债深度探底后弱回升。对经济边际复苏和再通胀持续性的怀疑,是股市、债市、商品走势和预期分化的核心因素。如何界定现阶段所处的经济周期,成为未来交易方向选择的关键所在。
  关于现阶段的经济周期定位,市场分歧显著,经济繁荣周期顶点已至,和即将开启新繁荣周期的观点并存,但从前期市场走势看,经济边际复苏即将结束预期略占主导。具体而言,经济繁荣周期顶点对应着基钦周期主动补库存末期,若以PMI产成品库存为基准,本轮美国补库周期已持续15个月接近顶部区域,中国主动补库已持续四个月,按照历史统计数据,通常在第9个月达到顶部区域,即下半年将迎来补库拐点,届时经济边际下行压力将增强。
  新经济周期对应着9—10年的由设备更新和资本支出驱动的朱格拉周期的初始阶段,意味着制造业投资增速正处于中期L型的底部区域,存在弱回升动力。但与以往不同,在中国三期叠加和供给侧改革时期,制造业触底企稳仅能作为对冲基建和房地产下行的部分缓冲力量,并不足以促发新一轮的经济繁荣周期。综合考量下,目前宏观周期处于库兹涅茨周期下行趋势、朱格拉周期触底弱回升阶段、库存周期补库末期的三期叠加时期,年内实体经济缺乏再度大幅下行驱动,更偏向于温和放缓态势,即底部渐次下移的L型,而二季度将是经济周期观察的关键时间窗口。
  关于再通胀持续性问题,本轮再通胀预期起始于2015年11月,中国启动供给侧改革和美国启动补库周期是两大核心驱动,后因特朗普税改和基建计划加速升温。但现阶段,各驱动因素均有边际走弱迹象,中国去产能目标边际缩量且推进难度加大、流动性拐点负向传导、美国补库周期接近尾声、特朗普税改和基建计划兑现预期降温,再通胀交易大概率已进入顶部区域,此前市场对再通胀预期的过度反应有回归理性区间压力,但中国供给侧改革和市场化去产能的趋势未改,将成为再通胀预期理性区间内的底部有效支撑。
  本轮再通胀的显著特征是通胀预期>经济预期>利率预期,利率调整远滞后于通胀变化。对通胀和经济边际改善持续性的怀疑,可能是各国央行对通胀有较强容忍度的原因所在。之前美联储对通胀“对称性”的表述,或意味着美联储认为通胀和利率的缺口将呈现通胀渐进性回落和利率渐进性上调的收敛路径,这也符合前文对经济周期和再通胀预期的判断。
  总体上,综合考虑现阶段的经济周期、再通胀和利率预期,二季度股债大概率中性偏弱,在金融去杠杆和抑制资产泡沫的背景之下,再通胀预期的降温带来的是通胀利率缺口的收敛而不是货币政策的转向。此外,仍需关注两个风险点,一是经济边际超预期改善带来的上行驱动,二是辉山乳业和齐星集团债务风险蔓延带来的下行驱动。

(转自: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