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运用芝商所原油每周期权捕捉价差机会

3月上旬,国际原油价格在高位盘整了4个月后意外大幅下挫,这使得自去年11月OPCE和非OPEC达成减产协议之后市场中的过度乐观情绪急剧降温。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国际原油生产和贸易格局出现极大的变化:OPEC减产的同时,美国原油产量在页岩油产出回升的情况下持续增产;北海原油产量下降使得Brent原油国际原油贸易基准价格的地位受到动摇;特朗普鼓励发展石化能源和重启输油管道修建导致美国原油出口贸易进一步扩大。
  从全球原油产量来看,OPEC目前还在执行减产协议,但是持续性可能面临动摇。减产“带头大哥”沙特上月已经一反减产常态,进一步增产至日产量超过1000万桶,以继续填满石油储罐和囤积石油库存。与此同时,美国页岩油产量增加,以及其他包括俄罗斯在内的非OPEC产油国减产不力,使得沙特等OPEC产油国能否保持较高减产执行力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在全球原油价格复苏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美国页岩油产出增长以及特朗普能源新政使得国际原油价格体系出现明显变化,美国原油对亚洲市场的影响力不断增强。交易商估计,美国今年2月的原油出口量将达到70万—90万桶/天,其中大部分将运往亚洲。已经有数据显示,摩科瑞(Mercuria)预订了苏伊士型油轮Front Balder,从美国墨西哥湾向中国青岛运送原油;皇家荷兰/壳牌石油集团(Royal Dutch Shell)预订了阿芙拉型油轮Gener8 Daphne向新加坡运油;英国石油(BP)也正在安排苏伊士型油轮Cap Guillaume下周从美国墨西哥湾向新加坡运油。
  而特朗普能源新政使得美国原油出口更加顺畅。特朗普批准的达科他输油管通道 (Dakota Access) 和二叠纪(Permian) 地区产量的增长,将使亚洲炼油厂从墨西哥湾买到更多的美国轻质原油WTI。
  还有值得关注的是,北海原油产量下降使得Brent原油作为全球原油贸易基准价格的影响力正在下降。Wood Mackenzie数据显示,从2020年起,Brent、Forties、Oseberg和Ekofisk油田产量将明显下降,预计到2023年,产量将从目前的85万桶/天降至60万桶/天。Brent原油体系包括Brent混合油(Brent和Ninian)、Forties、Oseberg和Ekofisk这几种原油,但是品质差异正导致原油交割方面障碍越来越大。因此,Brent原油将在2018年将挪威的Troll原油加入到原先的BFOE北海现货基准中,而这也是Brent原油定价基准十多年来首次更新。这一改变无疑将进一步促进全球油价基准的转变。数据显示,NYMEX WTI期货的交易量持续强劲,与Brent期货相比,WTI期货的总交易量大幅攀升,两种合约之间的差距一直在扩大。2016年,NYMEX WTI期货交易量为每天110万份合约,而ICE的Brent期货为每天78.5万份合约。在2015年全年,WTI日均交易量为80万份合约,而Brent日均交易量为68.5万份合约。
  在美国原油产量增加市场份额扩大、北海Brent原油产量下降以及亚洲进口更多美国原油等背景下,长期以来存在的WTI-Brent价差已经持续收敛,给传统的原油交易和套利模式造成冲击。

  在国际原油贸易变化和地区溢价再平衡的背景下,投资者可以运用芝商所旗下的WTI原油期货(代码:CL)和Brent原油期货(代码:BZ)构建有别于传统套利的反套模型(买WTI抛Brent),也可以运用期权构建更加多样化的投资组合。在经历了3月上旬的大跌之后,国际原油有望回归低波动率,因此可以卖出WTI原油的每周期权跨式组合。针对页岩油产出的增加以及OPEC减产的持续性,市场可能出现远月较近月贴水的情况,可以运用WTI每周期权构建包括看涨原油近月的标的价差套利,以及构建买入相同执行价到期日近的看涨期权,卖出相同执行价到期远的看涨期权等组合。

(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