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棕榈油:利空有待释放

2月底,棕榈油1705合约跌至5730元/吨的3个月低点后,超跌反弹。不过,反弹只是行情走势的插曲,后期利空压力仍有待释放。

棕榈油产量恢复或超预期

过去20年,马来西亚油棕树种植面积大幅增加,2015年较1996年的269万公顷翻了一番,年均增幅约15万公顷。2011年以来,马来西亚油棕种植面积从500万公顷增加至2015年的564万公顷,增幅为13%,其中成熟面积由428万公顷增加至486万公顷。由于油棕种植面积大幅增加,2017年棕榈油产量将超过正常水平,预计2017年棕榈油产量在2050万—2100万吨之间,较2016年增加约350万吨。

印度植物油进口开局不利

印度植物油年度是从11月至次年10月。从去年11月至今年1月,印度共计进口植物油341万吨,较去年同期的402万吨下降61万吨,降幅高达15%,主要是秋收作物丰收,增加了国内植物油供给,抑制部分进口。此外,大额纸币废钞运动放缓了终端消费者的购买力,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需求和进口。
   从去年11月至今年1月,印度共计进口脱胶豆油56.3万吨,较去年同期的118.9万吨下降62.6万吨,降幅高达53%。在豆油进口大幅下滑的同时,棕榈油进口也有所下降。在印度植物油年度的过去3个月里,印度进口棕榈油共计213万吨,小于去年的235万吨,主要是国内大豆丰收。印度不同于我国,其主要以进口毛棕榈油为主,精炼棕榈油所占比例较低,今年仍是如此,但也有所改变。印度毛棕榈油进口量为144万吨,较去年的171万吨下降27万吨。然而,印度精炼棕榈油的进口量达到68万吨,较去年同期的61万吨增加11%,创历史同期新高,精炼棕榈油价格平水甚至贴水毛棕榈油是主要原因。
   葵花籽油进口大幅增加。前3个月,印度共计进口葵油56万吨,较去年同期的40万吨增加16万吨,处于近年同期最高水平,高于2014/2015年度的50万吨和2013/2014年度的36万吨。葵油进口增加幅度很明显,主要是葵油与其他植物油价差缩窄,性价比提升。

非洲、中东进口虽强劲但独木难支

非洲和中东棕榈油进口需求强劲。从马棕油出口目的地看,2016年非洲8国棕榈油进口231万吨,较2015年的147万吨增加16%;中东前两大需求国土耳其、伊朗共进口102万吨,较2015年的73万吨大增40%。但从印尼棕油出口目的地看,非洲进口从198万吨下降46万吨至152万吨,降幅为23%;中东进口小幅下降13万吨,从211万吨降至198万吨。
   整体而言,2016年在包括中国、印度和欧盟等主要棕榈油消费国进口均下降的背景下,非洲和中东进口逆势增长,显示非洲、中东未来潜力巨大。但恐独木难支。

   总之,棕榈油市场上方压力重重。

(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