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减产不敌需求淡季 原油依旧偏弱

 2016年11月OPEC内部达成减产协议,12月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非OPEC产油国达成联合减产协议,在此背景下,OPEC及以俄罗斯为首的其他产油国同意在今年上半年减产近180万桶/日,原油价格受支撑反弹逾10%。今年以来,原油一直维持横盘态势,布伦特原油主力合约最高至59.53美元/桶,最低至54.72美元/桶。
 “原油窄幅振荡,主要是向上遇库存阻力,向下有OPEC减产预期支撑。”东证衍生品研究院原油分析师金晓告诉期货日报记者,虽然根据统计数据OPEC在减产一事上并没有“拖沓”,但第一季度仍处于季节性需求淡季,减产对市场的影响并不十分突出,只有在需求恢复时,市场才会明显感受到供应过剩压力大幅缓解。
 3月6日,国际能源署署长比罗尔(Fatih Birol)在休斯敦举行的CERAWeek会议上表示:“如果OPEC延长减产政策,原油库存将在今年下滑至5年平均水平。”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2月以来,OPEC原油出口装载量持续增加,并已小幅超过了减产前水平约8万桶/日。兴业期货研究咨询部王国维提醒说:“这意味着OPEC在2月实际上增加了全球原油供应量,不排除OPEC减产抬高油价后,通过出口库存来增加原油收入的可能。”
 金晓也认为,就OPEC而言,减产有效期内其既定的减产政策大概不会发生改变,但也存在一些值得担心的迹象。据他介绍,伊朗石油部长近期表示该国原油产量将在4月达到400万桶/日,但根据年度会议达成的共识,伊朗产量最高不能超过380万桶/日。如果伊朗率先“撕毁”协议,其他OPEC成员国是否还能继续履行减产就成了一个“问号”。
 “目前来看,减产协议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在金晓看来,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是通过市场化的价格竞争倒逼边际成本高的产能退出市场。如果OPEC无法确定在下半年延续减产政策,尽管短期油价可能有上升空间,下半年油价也将面临较大的下行风险。
 目前来看,去库存仍是美国当前面临的最大难题之一。金晓认为,2016年第二、三季度虽然经历了积极的去库存,但商业原油库存较5年均值水平的偏离度并没有收窄。自2016年第四季度至今年第一季度,库存较往年同期均值有再度扩大的迹象,主要原因在于2016年第四季度以来产量环比出现上升,而进口量没有因为产量回升而出现同步下降。
 在需求上,今年炼厂的原油加工量很难超越2016年水平。王国维表示,美国炼厂开工率仍未有明显提升,汽油产量较2016年12月环比下降9%,柴油产量环比下降5%。2月上旬,美国东北部受暴雪天气制约,影响人口达5500万人,汽油及柴油需求仍然较弱,成品油库存处于历史高位。就需求整体而言,目前尚未进入旺季。
 “唯有进口量下降才能加速去库存,但进口量下降实际是将供应压力转移至除美国之外的其他地区,并没有从根本上消除这个问题。”金晓告诉记者,真正意义上的去库存只有供给出现短缺才能实现,季节性的需求只能暂时缓解供应过剩。很显然,目前的油价无助于去库存,去库存仍是油价上行过程中最重要的阻力之一。
 相比之下,我国原油需求偏好。数据显示,我国1月原油进口量达3403万吨,较2016年同期增长27.5%。王国维指出,其主要动力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方面,2016年,我国汽车产量创历史新高,达到2811.9万辆,同比增长14.5%;另一方面,我国今年进入基建大年,从基建总额投入到PPP项目落地数量都较2016年有了明显增长,柴油需求保持了稳定偏好的局面。

 “综合来看,受OPEC原油出口增加、美国原油产量及库存持续走高、美元指数偏强振荡等多重因素的影响,短期原油仍将偏弱振荡。”王国维分析说,但中期来看,当进入夏季需求旺季后,如果需求量能较目前有明显好转,而OPEC减产能够持续进行的话,中期油价重心将上移,届时建议在50—55美元/桶底部布局多单。

(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