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债市配置价值显现

  近日,资金面相对稳定,此外PPP和基建项目加码,经济短期呈现回暖迹象,叠加经济结构性问题需并用去杠杆手段,央行将继续维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债市反弹空间有限。目前债券配置价值开始显现,债市大幅下跌可能性较小,整体将呈现振荡筑底格局。
  央行继续细心呵护资金面。从近一个多月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来看,1月20日当周货币净投放量高达1.13万亿元,此后连续四周央行开始持续回笼资金,净回笼量达1.095万亿元,显示在去杠杆背景下,央行并不希望资金面过于宽松。本周逆回购到期资金量为4300亿元,2月27日央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300亿元逆回购操作,7天、14天、28天操作量均为100亿元的低量水平,目前已连续三日净回笼资金。7天Shibor利率微跌1.4个基点至2.71%,短期利率并没有走高,表明短期市场流动性充裕。
  1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74万亿元,其中间接融资、直接融资和表外融资规模占比分别为62.1%、2.8%和33.3%。由于年初大量基建和PPP项目启动,带动企业中长期贷款的发放,企业中长期贷款占比连续提高,因此在1月新增贷款中,非金融性公司中长期贷款占比达到70.7%,较上月提高8.5个百分点,而由于房地产限贷限购政策效力显现,居民户中长期贷款占比下降至29.3%。这表明在房地产投资增速大概率下降的背景下,基建和PPP项目将承担起稳增长的重任,同时也预示着资金正加快“脱虚入实”。
  但是长期看,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房地产和基建投资拉动,不具可持续性。当前形势下,我国经济运行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根源仍是重大结构性失衡。从总需求角度看,主要表现为内需与外需、投资与消费的失衡。从投资方面看,存在房地产投资和实体经济的失衡,投资增长对房地产和基建投资的依赖较大。依靠货币政策宽松,可降低利率,刺激投资,带来经济增长,但是也容易引发资产泡沫。因此,在总需求刺激政策效果边际递减情况下,解决结构性问题,必须继续从供给侧着手,进行结构调整,而非货币政策大幅宽松。
  货币政策将继续维持稳健。除上文所提到的供给侧改革的需要,还有如下原因:一是稳定的汇率政策需要稳健的货币政策。当前全球经济继续复苏,通货膨胀水平上行, 2017年美联储第一次加息预期逐渐强化。在这样的国际宏观环境下,人民币贬值预期仍存,根据蒙代尔 “三元悖论”,稳定汇率将对国内货币政策形成制约,央行被动适当收紧流动性和维持利率高位刚性。二是实体经济通胀压力有所上升。在全球通胀预期提高的情况下,我国面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输入型通胀压力。同时,国内通胀预期也有所加强,由于总需求相对较为稳定,CPI相对平稳。目前来看CPI不会成为制约债市的重要因素,但短期内PPI的上升仍会抬升市场的通胀预期制约着货币政策的宽松程度,进而对债券市场形成压制。
  债市的整体收益率水平已较去年四季度初大幅上行。随着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去年10月低点2.63%到今年2月初3.35%,国债期货也从101.6的高点一路下行,最低时降至93.4。2月以来收益率小幅下行,国债期货迎来一波小反弹。从配置需求来看,若收益率继续上行,对机构的吸引力也将逐渐增强,机构的配置力度或在二季度加大。此外,随着收益率上行,企业发债意愿下降,债券供给或减少。从债券市场本身的供需来看,将推动债市收益率下行,此时,利率债、信用债收益率对配置机构而言均已具备一定吸引力。  

(转自: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