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特朗普将给美国带来的九大变革

 有些已经或多或少开始影响市场



  A    基础设施建设
  



  市场普遍认为,基础设施支出法案将在2017年通过,这将对2018年的经济产生重大刺激作用。工业金属已经反映了这一预期,如铜和铁矿石,相关原材料和建筑类的股票也因此受益。但是,这种利好能否持续,美国的基建支出能否如市场预期般大力刺激消费,这些已经反映在工业品的价格上。此外,一些基础设施的提案严重依赖私人资金,而这些设施一旦私有化将扭曲公共资产的本质,如公路、桥梁等。



  B    税制改革
  



  同样,市场普遍认为税制改革将在2017年通过。对个人而言,税制改革可能包括比较重要的减免所得税和取消遗产税。对企业而言,降低企业税率很有可能使其海外利润转回国内。债券市场的收益率走高,更多的支出加上更低的税收,这将导致更大的预算赤字、政府债券供应增加以及通胀预期的潜在上行压力。鉴于科技公司海外盈利和现金持有量高度透明,他们受海外利润如何征税、是否有投机价值影响更明显。



  C    债务上限与财政政策的影响
  



  基础设施支出和税收减免将大大扩大财政赤字和增加联邦政府债务发行量。这一预期遇到了债务上限的阻力,美国负债总额在2011年和2013年两度逼近法定债务上限,为避免2016选举年期间的潜在风险,2015年10月,美国将债务上限延长至2017年3月15日。在3月15日这一“软”期限到来之前,债务上限能否提升或是再度暂停依然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我们并不知道共和党内各派系需要如何妥协以通过债务上限法案。有一些共和党立法者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从未投票支持过提升债务上限。民粹主义是在选举中主张小政府的共和党胜利的关键,这意味着通过债务上限的挑战将是共和党控制的国会的第一个真正的挑战。
  民主党很可能会让共和党人决定提高债务上限。就他们而言,共和党需要面对支出计划和减税的影响,否则共和党人可能会采取行动废除债务上限法案(这当然不大可能)。而且,假设提升债务上限法案成功,预示着未来的支出(即基础设施)将通过其他方面的预算削减来弥补。这种情况是很难想象的,因为没有可以自由调节的非军事开支去弥补基建的额外支出。而且由于债务上限的妥协,一项巨额的基础设施支出计划可能会需要1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从而减少支出对赤字的直接影响,当然也会影响经济。
  同时对股票和债券市场的影响也是不可忽视的。大选后股票市场的反弹和国债抛售是基于对高度扩张性财政政策的预期,共和党内不同派别之间任何债务上限的妥协都可能扰乱股市和债券市场。



  D    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
  



  《2010年华尔街改革与消费者保护法案》即《多德-弗兰克法案》在2010年7月21日经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生效。这项法案标志着美国金融监管的一个新纪元的开始,是美国大萧条以来最全面、最严厉的金融改革法案,也是造成金融板块长期低迷不振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特朗普主张大幅放松金融监管,提出要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市场对此抱有疑问,这违背了加强监管的大趋势,如果真要放松金融管制,未来或许会看到更大一次金融危机,随之而来的是更为严厉的金融监管。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所涉及的3000多页法规、15000多页的机构规章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不管新政府推动得多快,取代《多德-弗兰克法案》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最难的部分是细节。不过,市场预计或会拆分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以及撤销“沃克尔规则”对金融机构自营交易的冲击。




  E    医疗改革
  



  特朗普在选举中承诺的上任后首个行动之一就是废除奥巴马在任期辛苦推行的《平价医疗法案》,这个法案被特朗普视为“摧毁我们的国家,毁了小型企业和大型企业,因而它必须被废除”。
  在奥巴马医改前,很多人迫于医疗保险的压力,不得不工作。而奥巴马医疗法案的出台给了美国人更多的选择,医保费用的降低使他们不用再为了医保而继续工作,很多人选择创业甚至提前退休。但根据2014年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最新报告,奥巴马医疗法推出之后的未来几年,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可以自由辞掉工作,不再考虑医疗没有覆盖的问题。报告指出,直至2024年,奥巴马医疗法可以减少大约250万名劳动力,因为许多美国人可能会选择减少工作量以保留获得医疗补助或补贴的资格。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斥责奥巴马医改毁了美国大、小企业的原因。
  然而,废除《平价医疗法案》并同意新计划的所有细节有可能导致共和党内部分裂。许多相对贫穷的共和党选民虽然投票反对《平价医疗法案》,但也仍然受益于其中的一些细节条款。尽管特朗普公开表示愿意保留奥巴马医改中的两个重要条款,其一是“保证”条款,就是说投保者不会因为已经患有严重病症而被拒保。这是奥巴马医改核心之一,也是最受欢迎的。其二是26岁以下的年轻人可以被他们父母的家庭医保计划覆盖,即使这些年轻人已经结婚、就业并独立生活。但是因为涉及太多的条款,特朗普想要在短期内废除也不大现实。



  F    贸易保护主义
  



  重振高关税的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让我们想起了1930年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它在很大程度上促使1929年的衰退转变为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在美联储决定关闭数千家银行而不是作为“最后贷款人”的巨大支持下)。高关税的作用是双面的,它引起了其他国家的报复。因为许多商品的部件制造在一个国家、组装在另一个国家并在世界其他地方销售,这种相互贸易壁垒产生后,世界贸易的增长将受到限制,如果没有贸易增长,经济增长通常会受到影响。
  引人注目的行业包括金属、能源和农业,而不仅是外汇。如果贸易保护主义的运动消退,那么即使美国的利率提高了,新兴市场货币的反弹就很有可能。然而,一场报复性的全球贸易战,可能会使新兴市场货币大幅走低。




  G    能源与环境法规
  



  虽然特朗普目前并没有提出具体的能源计划,但其在竞选中一直强调要放宽能源与环保法规,倾向于传统能源,包括煤炭、石油及天然气,获选后上述行业将获扶持并增产。然而我们认为这在5—10年内是有影响的,但在短期内是不可行的。
  2016年美国供应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油价下跌,这主要是通过将高成本生产商挤出市场来限制产量的。当油价达到45—50美元/桶时(2016年三季度的水平),我们看到美国生产商添加设备以提高产能。短期来看,价格(而不是法规的变化)将成为美国供应增加的驱动力。也就是说,能源相关的法规放开和开放更多的钻井地区将在5—10年内增加供应,而且原油将很难长时间突破每桶50美元,因为这将使很多高成本生产商因为有利可图而增加供应,同时也损害大的石油供应国如沙特和俄罗斯的市场份额。
  同样,放宽环保法规本身并不能促进煤炭生产。煤矿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天然气的价格,随着产量下降和需求上升(尤其是发电量),天然气的价格很可能会继续上涨。



  H    欧元与美元的关系
  



  在英国退欧公投和美国大选中表现出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正在崛起,这大大提高了欧盟其他国家效仿的概率。2017年3月,荷兰选民可能会给反欧盟政党在议会中更大的发言权。在2017年的法国总统大选和德国大选中,支持反欧盟和反难民的势力也将崛起。欧盟将在2017年迎来凝聚力的考验。
  法国和德国的选举情况,对欧盟、英国退欧协议、欧元与美元的关系都有重大影响。如果法国和德国有新的领导层对来自选民的强烈反欧盟情绪做出反应,那么2018年的关键问题很可能是欧盟以现有的形式存在还是欧盟的结构和运行方式要发生重大变革。在这种情况下,英国退欧将带来协同危害,由于英国的退出,之前欧盟所有的协议都将完全瘫痪。此外,如果法国和德国的选举朝着反欧盟的方向发展,欧元与美元之间的比价可能会随着政治分裂和政治不确定性的增加而降低,而美国的利率则相对上升、通胀压力加大。
  这些事态发展将成为欧洲央行政策的焦点。欧洲央行致力于大规模资产购买和负利率,资产购买已经损害了欧洲主权和公司债券市场的流动性,当信贷市场不能正常运转时,经济通常不会像他们的潜力那样迅速增长,而负利率是为了放松货币政策,他们可能会有提高储蓄率的意外后果,削弱了银行业的健康,并减少借贷,从而作为一个紧缩的政策,进一步制约经济增长。当然,欧洲央行会强烈抵制对他们政策的实施情况的评价,但我们也看到在整个欧洲中的反欧盟情绪正在崛起,这将导致对其货币政策的重新审视。



  I    美联储的行动
  



  耶伦的主席任期将于2018年年初届满,同时连任的可能性很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将在2017年分别选出新的主席。这三大金融监管机构领导的变化将使监管变得更加宽松。
  与此同时,根据CME联邦基金期货计算,2017年美联储可能会加息三或四次。欧元存款到期曲线急剧陡峭,国债和债券收益率上升也反映加息概率的变化。我们再次注意到,较高的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可能会推高美元兑欧元和日元上涨。新兴市场货币的命运将更加受到贸易政策的影响。
  目前,美联储通过提高法定和超额准备金利率来使联邦基金利率维持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这实质上是美联储由国债与住房抵押贷款证券组成的庞大的投资组合的部分资金成本。超额准备金的利率上升,也就意味着美联储的收入缩水了。美联储的盈余大部分是要交到美国国库,所以其盈余下降将扩大美国财政预算赤字。而且,如果其中包含在高收益债券的投资组合中资本损失的影响,美联储对美国财政部的贡献将由现在的每年800亿—900亿美元至2020年萎缩到零。
  收入缩水可能会影响其政策。目前,美联储将所有利息与由国债和住房抵押贷款证券组成的庞大的投资组合的收入进行再投资。而这一政策可能会被改革,投资组合再投资可能会被削减(不再销售证券,没有更多的再投资等)。不过,这可能要到2030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才可能实质性地缩水。
  此外,未来随着《多德-弗兰克法案》被废除以及新的金融法案的实施,美联储或许要重新思考如何调控短期利率中回购的角色与定位,也许我们将看到美联储转而支持并重振回购市场。

(转自: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