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谈股说债:基建投资难有大幅增长

  2017年宏观经济增长势头延续了去年三季度以来的回升态势,尤其是投资领域回升明显,再叠加美国方面的基建刺激计划、国内企业中长期信贷等广义融资回升,市场对于今年的投资增速较为乐观。实际上,如果考虑到政府政策的转向以及实际约束情况,基建投资很难有较大幅度增长。
  1月挖掘机销售4548台,同比增长54%,尽管在春节因素影响下,挖掘机销售增速较上月有所放缓,但54%本身不低,而且代表大型基建、能源矿山开采活动的大型挖掘机销量同比增长107%,与市政工程、地产投资相关的小型挖掘机销量同比增长57%。挖掘机、推土机和起重机销售明显回暖,以及近期新疆板块利好,均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市场对今年基建、“一带一路”和PPP的积极预期。
  中部地区比东部地区更难实现投资目标,中部地区2017年投资目标增速普遍下调。从2016年的数据看,中部六省约占全国投资完成额的27%,省均占比4.4%,略高于东部,再加上相比于东部地区而言,中部的基础设施较为落后,投资空间相对较大。因此,中部地区的投资增速变动对全国投资而言意义更重要一些。但是,从2016年的政府投资目标完成率上看,除了安徽之外,其他五省无一完成政府预定投资目标,山西投资增速出现断崖式跳水,目标增速12%,实际完成增速只有0.8%。
  相比于东部、中部地区而言,西部地区的投资目标完成率相对较好,3/4的省份完成目标投资增速。但就2017年目标增速设定而言,仅有新疆出现了投资大爆发,其他西部省份的政府投资增速目标与2016年相比变动不大。
  从资金角度来看,要保持去年的基建高增长实际是有难度的。从财政角度来讲,中国实际的赤字率在过去两年一直维持在3.5%,始终高于预算赤字,今年实际赤字率提高的空间不大。去年中国的财政收入增速低于GDP名义增长,这是1997年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政府的减税措施确实对税收的增长产生了影响,在税收收入相对乏力的情况下,由于基建投资占财政支出的比例非常高,基建投资所需要的资金需要更多信贷的支持,很难单纯依靠财政资金去解决。基建投资过去和货币信贷增速是高度一致而且同步的,事实上,房地产投资跟货币信贷的增速反而常常不同步。如果只说宽财政,但又是紧货币的话,很难指望基建投资会有特别大的增长。
  最近十几年来资本形成增速远低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说明资本形成率在下滑,这意味着同样单位的固定资产投资,通过资本形成对增长的推动作用正在减弱。资本回报率下降,资本占GDP的比重在2010年开始下滑,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上升,通过大搞投资推动经济增长的合理性逐步减弱。

(转自: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