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专家:应警惕货币和债务问题引发新危机

  据新华社电 澳大利亚创新金融研究院院长郭生祥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必须警惕货币和债务问题酿生新的危机。
  郭生祥说,2007年次贷危机乃至2008年金融危机,与其说是金融领域的危机,不如说是以信息、信用、知识新三要素为特征的经济,与以土地、资本、劳动力老三要素为特征的经济不匹配而造成的失衡。
  他解释说,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主要是2000年之后,发达国家集中发展信息、信用、知识新三要素经济,从而全面、深刻地覆盖了土地、资本、劳动力老三要素经济。新三要素的现代化、虚拟化和杠杆化特点,加大了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脱节,形成了世界范围内的结构性失衡,要消除这种失衡自然不会一蹴而就。
  金融危机之后,二十国集团(G20)在世贸组织、七国集团等基础上,加强了协调世界经济的力度和范围,包括产业政策、经济政策、货币金融政策、监管政策等,为均衡发展创造了一定的条件和可能。
  但十年过去了,全球经济持续低迷、信贷增长较难、固定资产投资不活跃、就业恢复不如预期、工资提升较难,并且老龄化现象严重,新增生产力不足,债务大量集中在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难以消化。
  郭生祥说,金融危机虽然被联手抑制了,但是问题根源却被货币和债务掩盖了。当前,货币量化宽松、证券债券抵押信贷等各种手段暂时掩盖了货币和资产泡沫化风险。推迟风险但不等于去掉风险。
  此外,全球贸易和劳动生产率仍处在萎缩阶段,人类新增劳动力不再处于高位水平,而全球教育、创业、创新又面临改革不足,人的自然生产能力和创新生产能力都受到了限制。
  他说,这一背景下,金融领域的风险不是减小了,而是增大了。或许这几年加强监管导致货币体制机制更加保守,信用扩张更加谨慎,但危机爆发的概率却增加了。
  郭生祥说,在这个背景下,整个世界经济被“温水煮青蛙”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虽然集中在某一领域、区域、行业、人群的经济金融危机或许被监控防范了,但是全球性的贸易、投资、生产率反而处在下降通道。有鉴于此,一定要当心相应的社会危机、自然生态危机导致恶性经济危机,长期不温不火的经济也会招致社会和生态危机。

(转自: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