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保险+期货”让棉农吃下“定心丸”

 鲁证期货创设农产品价格风险管理新模式



  “除了推出关于库存管理的‘场外期权助力饲料企业库存管理方案’与‘基差交易+场外期权’外,鲁证期货在农产品‘保险+期货’模式的实践中,逐步探索建立农产品价格风险管理新模式,为‘三农’提供科学避险、保值增收的创新工具。”鲁证期货副总经理刘建民告诉记者。
  作为业内率先开展场外衍生品业务的期货公司之一,鲁证期货自2014年就一直以风险管理公司鲁证经贸有限公司(下称鲁证经贸)为平台积极开展场外期权业务,服务实体经济。目前,鲁证经贸已经具有一定的业务规模优势。
  在郑商所专项政策支持下,鲁证期货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市分公司(下称人保财险大连市分公司)共同承担了棉花“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为山东地区棉花专业合作社设计保险产品,在助力农民规避农产品价格波动风险方面取得了积极效果。
  深挖农户需求,发挥各方优势设计产品
  近年来,国内棉花价格大起大落,严重影响了农户的种植收益和农村的经济发展。山东是国内传统纺织、种棉大省,棉花产量仅次于新疆。以滨州市无棣县信民棉花专业合作社为例,棉花种植面积10000余亩,棉花销售价格基本是随行就市,被动接受加工厂报价,或根据经验囤货待涨。
  棉花目标价格政策实施后,棉农收益没有得到很好的保障。与此同时,棉花专业合作社仍处于发展初期,人才、资金、风险管理手段等方面受限,在棉花销售环节缺乏有效的价格管控方式。当棉花价格下跌时,合作社的风险完全暴露,不仅收益无法保障,棉农保收增收的目的也难以实现。
  “棉花合作社规避价格下跌风险的需求很迫切,急需新的风险管理方式来保证稳健运营。”鲁证期货场外衍生品部负责人王洪刊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在此背景下,通过交易所的牵头,鲁证期货将“保险+期货”的模式引入合作社。经过对合作社收购籽棉、销售皮棉方式的调研,鲁证期货联合人保财险大连市分公司共同为棉农设计了保险产品,并为保险公司提供场外期权“再保险”服务。
  “保险+期货”助力棉农规避价格风险
  在“保险+期货”模式中,信民棉花合作社传统的采购方式变成了“保底+收益分成”。据鲁证期货棉花事业部经理周大龙介绍,合作社通过投保规避价格下跌风险,与下游纺织厂签订2—3个月的长单和大单。同时,合作社与棉农在此基础上签订籽棉保价收购合同,给农户吃了一颗“定心丸”,得到了农户的信任。
  具体操作上,鲁证经贸首先与人保财险联合设计保单,人保财险大连市分公司2016年10月27日分别与无棣信民棉花专业合作社、无棣荣达家庭农场签订400吨及600吨的棉花保险协议。两家合作社购入以郑棉1701合约为标的(对应皮棉)、保护价位15000元/吨、12月10日到期的棉花价格保险,保险费699元/吨,两笔保单保费分别为279600元和419400元,共计699000元。同时,鲁证经贸承接保险公司的价格风险,并在期货市场对冲。
  据了解,2016年12月10日保险到期时,棉花结算价为15610元/吨,保险公司不需要理赔。但合作社在投保期间,棉花价格发生较大波动,最低至14700元/吨附近,合作社在极端行情下依然可以平稳经营,这使得棉农及合作社的种棉积极性都得到很大的提升。周大龙告诉记者,在此次项目开展过程中,合作社的棉花收购量从往年的3000吨提高至5000吨。随着基数变大,合作社利润也能相应提高50%—60%。此外,鲁证经贸借助内地棉花交割仓库的便利通道,还为当地棉花合作社提供交割、质押融资等一系列服务。
  稳妥推进试点,政策支持力度需加大
  “创新金融模式为市场中处于弱势地位的棉农群体提供了收益保障,合作社对该项目也比较认可。”刘建民向记者表示。
  “通过‘保险+期货’模式,我们在服务‘三农’领域实现了跨市场创新合作。”刘建民说,人保财险具有从业人员多、营业网点分布广、容易被接受等优势,但保险公司在处理农产品价格保险时承受的风险较大,很难实现市场风险转移。而期货公司在转移市场风险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对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农产品,期货公司利用市场化手段提供“再保险”(场外期权交易)服务,帮助保险公司分散价格波动风险。
  但是,在当前的市场情况下,农产品价格保险的接受程度仍比较低,“保险+期货”项目推广还面临一定的困难。“主要还是因为当前期货公司与保险公司推出的农产品价格保险费用比较高。”刘建民认为,当前内地农产品场内期权尚未推出,转移给期货公司的价格风险只能利用期货交易进行对冲,存在资金成本较高等问题。

  除此之外,美国农业保费65%由政府补贴,其余35%的保费由州政府及农户来承担,国内目前尚没有统一的财政支持,保险费用对于农户和合作社而言仍然偏高。在上述项目中,6个月种植生产期的棉花价格保险费用在1000元/吨左右。“在没有相关资金支持的情况下,保费对于合作社来说很难承受,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该模式的规模化推广。”刘建民说。

(期货日报)